最近林立青《做工的人》引發話題,那些細膩而辛酸的工地百態,勞動者肉身道場於社會階級裡轉落的浮世百繪,加上作者親身親歷的手筆,解析與實錄,輕易就拳拳解構且打臉鄉民或文青唬爛的、偏差且汙名的8+9論述。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過年伴手禮推薦北部

精選肉乾禮盒

只是文章瘋轉上了批踢踢,學妹轉來論戰紀實,從本外勞比,薪資以至於工地安全,留言串硝煙迷濛,一輪戰到最終端,學妹終究還是被酸民嗆了句「你有在工地待過嗎」的實證主義。就你所知但工人出身的寫作者向來有珠玉之作。暫且先不論強國當年的工農兵文學、或文革時那一輩插隊下鄉,創造出尋根與先鋒的黃金艦隊作家群,台灣也有楊青矗這般工人出身的作家,也有陳映真這般以勞工為題材的作品。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更進一步來說,時至後現代了,做工何止頭戴安全頭盔、鷹架走索的硬派肌肉勞動?二十四歲就離職結婚的桐野夏生,出道前身經多年專職主婦,爾後才開始接寫少女言情小說,無論是《走向荒野》那般主婦辛酸淚盡付荒原的公路電影,《夜行觀覽車》的超市打工媽媽族日常,或《OUT》的二度就業的主婦便當團隊共用同一輸送履帶鍊結的悲摧身世與革命情感,除了強大少女敘事的虛構調度,恐怕多少融合了個人經歷。石田衣良畢業於不見經傳的私校,以小說家出道前幹過鐵道工,保全,還兼職過倉儲管理,成名作《池袋西口公園》書中,全幅細寫出凌晨過秩序繁華的東京街頭另一面——那些混跡公園裡的幫派遊民古惑仔,龍蛇混雜,活色生猛,各路勢力何如的合縱連橫、共同偵查推理謎案。至於吉田修一在《熱帶魚》裡描寫的與未成年少女合意性交,案發後卻屢遭非議的搬家工;《惡人》裡亟欲洗淨手掌沾染泥水才不至於被援交妹鄙薄的拆除工……摒落那些推理,娛樂卡牌背後,那是真正的勞動者姿態,被資本被機器被社會流動壓迫到最底層勞工的側寫。台灣這幾年穩居暢銷榜的東野圭吾,出道前也幹過科技公司作業員,他有幾部作品從本格派社會派二元脫身而出,從核災、工安意外一路寫到科技發達造就的認同危機與人類浩劫。名作《麒麟之翼》其中一段就是派遣作業員因不能任意停止傳送履帶而身歷險境,職災發生後工廠企業為求自保連就醫程序都省略,就為了規避職災傷病的給付,同廠作業員更被下了封口令。直至東野圭吾系列小說裡著名的冷硬偵探加賀恭一郎抽絲剝繭,終於戳破這樁無良企業的黑幕。除了如藥酒廣告般向台灣經濟奇蹟幕後的無名英雄致敬,並小心翼翼避免流於獵奇陳設,摒落複寫紙油墨暈染的另一種刻板印象,你更期待這些故事終能加入虛構機制,進而成為我島小說的養分。這可能才是真正的放進括弧的文學,不那麼錯誤正確,黑白結構森嚴、非優即劣。一切都模糊都矛盾都游移的瞬間,進而生成出文學經典的真正面目。就像海明威的那句名言,每個人都能寫一部經典作品,那就是自己的人生。但你更在意的是當做工的寫作者也運筆如斤閃閃熠熠,下一部專屬我島的勞動者之書,是否真能如應許的繁豔之花那般綻放呢?(中國時報)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烤肉宅配 五股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燒烤 五股 });

}



名產網購




A180A2A1C51A21C7

    audreyd2fb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